释玄斋
问道热线:0591-86210949
罗李华易学网罗李华罗李华百度百科释玄斋易道世家北京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上海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天津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重庆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深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广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东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佛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中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珠海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惠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江门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汕头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湛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 肇庆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茂名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揭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梅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清远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阳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韶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河源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云浮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汕尾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潮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台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阳春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顺德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广东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福建省周易研究会释玄斋命理研究中心释玄斋起名研究中心释玄斋风水研究中心释玄斋择日研究中心厦门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泉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莆田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漳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宁德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三明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南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龙岩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武夷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福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福建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杭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宁波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温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金华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嘉兴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台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绍兴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湖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丽水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衢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舟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乐清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瑞安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义乌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浙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青岛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济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烟台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潍坊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临沂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淄博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济宁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泰安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聊城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威海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枣庄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德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日照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东营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菏泽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滨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莱芜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章丘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垦利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诸城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山东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苏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南京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无锡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常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徐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南通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扬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盐城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淮安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连云港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泰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宿迁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镇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沐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大丰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江苏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合肥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芜湖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蚌埠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阜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淮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安庆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宿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六安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淮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滁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马鞍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铜陵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宣城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亳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黄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池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巢湖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和县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霍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桐城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安徽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南宁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柳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桂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玉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梧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北海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贵港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钦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百色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河池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来宾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贺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防城港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崇左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广西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海口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三亚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五指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三沙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海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郑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洛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新乡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南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许昌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平顶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安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焦作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商丘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开封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濮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周口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信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驻马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漯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三门峡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鹤壁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济源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明港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鄢陵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禹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长葛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河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武汉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宜昌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襄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荆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十堰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黄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孝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黄冈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恩施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荆门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咸宁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鄂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随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潜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天门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仙桃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神农架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湖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长沙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株洲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益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常德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衡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湘潭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岳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郴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邵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怀化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永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娄底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湘西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张家界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湖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南昌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赣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九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宜春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吉安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上饶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萍乡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抚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景德镇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新余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鹰潭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永新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江西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沈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大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鞍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锦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抚顺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营口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盘锦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朝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丹东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辽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本溪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葫芦岛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铁岭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阜新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庄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瓦房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辽宁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哈尔滨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大庆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齐齐哈尔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牡丹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绥化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佳木斯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鸡西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双鸭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鹤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黑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伊春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七台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大兴安岭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黑龙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长春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吉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四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延边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松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白城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通化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白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辽源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吉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成都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绵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德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南充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宜宾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自贡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乐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泸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达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内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遂宁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攀枝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眉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广安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资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凉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广元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雅安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巴中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阿坝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甘孜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四川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昆明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曲靖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大理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红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玉溪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丽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文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楚雄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西双版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昭通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德宏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普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保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临沧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迪庆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怒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云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贵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遵义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黔东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黔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六盘水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毕节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铜仁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安顺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黔西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贵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拉萨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日喀则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山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林芝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昌都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那曲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阿里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西藏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石家庄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保定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唐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廊坊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邯郸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秦皇岛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沧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邢台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衡水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张家口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承德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定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馆陶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张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赵县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正定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河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太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临汾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大同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运城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晋中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长治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晋城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阳泉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吕梁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忻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朔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临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清徐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山西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西宁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海西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海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果洛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海东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黄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玉树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海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青海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西安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咸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宝鸡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渭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汉中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榆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延安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安康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商洛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铜川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陕西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乌鲁木齐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昌吉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巴音郭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伊犁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阿克苏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喀什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哈密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克拉玛依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博尔塔拉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吐鲁番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和田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石河子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克孜勒苏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阿拉尔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五家渠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图木舒克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库尔勒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新疆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兰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天水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白银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庆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平凉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酒泉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张掖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武威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定西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金昌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陇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临夏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嘉峪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甘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甘肃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银川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吴忠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石嘴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中卫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固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宁夏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呼和浩特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包头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赤峰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鄂尔多斯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通辽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呼伦贝尔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巴彦淖尔市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乌兰察布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锡林郭勒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兴安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乌海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阿拉善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海拉尔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内蒙古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台湾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澳门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香港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本命佛淘宝店分站加盟业务代理品牌授权合作共赢广告代言免费讲座放生活动义工频道众筹出书众筹书院义卖频道官网留言百度知道360问道天涯问答
释玄斋与继成堂的历史渊源
psb

继成堂成立于清乾隆年间,创始人是乾隆皇帝御封为克择宗师的泉州洪潮和先生。继成堂服务范围主要是:编辑通书、择日、培训学生。当时洪潮和所创的继成堂与罗克驭所创的释玄斋齐名同授乾隆皇帝御封,释玄斋罗克运授封为易学宗师,继成堂洪潮和授封为克择宗师,两家互相学习,共同研究,当时皆为皇家而服务。释玄斋研究面广,涉猎:儒释道,风水、命理、择日、占卜等,而继成堂洪潮和专攻择日择吉、编辑通书为主,名扬四海。历经数百年,许多易学界编辑以继成堂命名的通书四海皆是,皆不是真正继成堂所编辑。如今的继成堂传人则未再编辑通书,而是低调的默默隐于面间服务百姓,为百姓择吉,因此很难在网上了解到继成堂文化。释玄斋第七代传人罗李华先生在传承本门技艺的同时,也不断研究继成堂文化十余载,在他的奉献下,继成文化得到的发展延续,让更多的日学爱好者有机会学习《钦定七百二十厉》、《克择讲义》、《廿四山会解》、《地母经》、《流郎歌》、《洪氏锦囊》、《日学讲义》、《六十仙命配山》等历学知识。以下将公开继成堂之概况供读者学习了解。

概况
7926f503738da977d1945935b051f8198718e3a8

继成堂,创始人为清乾隆御封克择宗师洪潮和先生,历学名家洪潮和,清乾隆初年任朝廷之钦天监,出仕后定居福建泉州。 历法原系皇家专有,故曰“皇历”。洪潮和其人其书,同治《重纂福建通志》载:洪潮和,字符池,精通星学,着通书,滨海数十郡及外洋无不购之。 嘉庆至道光年间,长房洪彬海(学海)和二房洪彬成、三房洪彬淮都继承父业,主要在泉州集贤铺海清亭开张继成堂择日馆,选造日用通书。泉州继成堂基本是由三房(洪潮和——洪彬淮——洪正信——洪堂燕——洪銮声——洪纯仁——洪集荧——洪桂)主持。 自继成堂择日馆开张后,其发售的通书、春牛图在福建民间社会的影响日渐扩大,以致发行不久就有窥利盗版者。经过二百多年的发展,继成堂的参校门人及其弟子在东南各省及东南亚等地自立了许多门户,影响甚为深远。

  罗李华说:所谓择日,是选择最有利的年月日时(天时因素)来改命和造命。有如农夫选择什么季节种什么菜一般,提早与推迟皆不利。人是宇宙万物中的一物,和自然界花草树木一般,什么时候开花,什么时候结果,都有一定规律,顺天时而吉,逆天时而凶。每个人一生中,什么时候考学?什么时候工作?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创业?这些诸多问题都关系到一个人一生命运之成败。

  清乾隆御封泉州洪潮和为克择宗师,故民间择日多为洪氏择日法,主要以:《克择讲义》、《洪氏锦囊》、《廿四山会解》、《六十仙命配廿四》、《日学讲义》为主,以《象吉》、《协纪》、《通德》、《宪书》、《陈子性》、《崇正》为辅。

  择日之法多端,众书之言有异。作为一个择日师必须博览众家之说,区分神杀轻重,配合天时、方位、人命才能求得真正的吉日良辰,以趋吉避凶,而真正造福人类社会。

洪潮和

历学日课大师名家洪潮和,清乾隆初年任朝廷之钦天监,出仕后定居福建泉州。历法原系皇家专有,故曰“皇历”。至潮和公退隐后,将历法传授子嗣,长房彬海公心系民间诸事择吉避凶,向当朝请旨由官商合办日历馆,命名洪氏“继承堂”,编印“春牛图”。 民国初年,潮和公长房五世孙应奎公,又向当局申办通书名曰“长房洪潮和曾孙堂麟通书”。潮和公世代传习历法,迄今已有二百多年的历史,堪称“通胜世家”,名闻闽南及东南亚各地。 民国初年度三房继成堂通书残本,录有一则道光七年(1827)六月晋江县发布的示禁文,谓“嘉庆十年十一年间,被刻匠施雕串漳州城内聚文楼等书店假冒翻刻……混造发往各处散卖,累害不休”,至道光六年(1826),又“萌故智,串谋漳州城内文林号书店翻刻通书。其书皮及每帙中线刊列刻‘继成堂洪潮和长□□□□造’假冒字号,发往台湾各处销售”,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洪氏通书在泉州、漳州、台湾都有较强势的市场需求。 民国4年12月,晋江县知事应长房洪应奎之要求示谕民众,谓洪应奎所造历书与奉颁官历推算相符,“流传至今二百余年,所有推造民间日用历书分秒必究,未尝丝毫坊舛错”,而民间其它通书有关民国乙卯年月建推算有误,要“各界各宜慎用,切勿误会”。洪应奎亦自称:“本馆历来推算月份节气未尝舛错,政府在案与保护之告示盈箱满箧。因限于篇幅,不及备载,兹检出乙卯年十二月告示列于卷首,俾知本馆历书是有根据之著作物也。”

                             


                               


                                  


                    


                              

在线QQ客服